好奇有度当太郎

阿强那年十七岁。
堆满书和考试资料的教室里,他瘫坐在最后一排的课椅上,身心疲惫。讲台上的物理老师正唾沫横飞,眉飞色舞的表情似乎正在给大家透露玄妙天机。而在阿强看来,老师嘴里一张一合,像个鱼缸里的金鱼,冒出一个一个泡泡,但不知道那些泡泡有什么意义。
他转头去看周围的人,有的始终挺直着腰杆,随着老师走动的位置不断侧头,像个探测信号的雷达一样转动,厚厚的镜片下面是一副僵硬呆板的面孔。有的索性趴在桌上睡觉,用各种书本垒起几道围墙,挡住前方不断扫射的视线,不时响起满足的鼾声。
阿强内心突然爆发出不能压抑的愤怒,感到自己处在崩溃的边缘,他猛地站起身,骂了一声操,踹开桌子跑出了教室。剩下没有缓过神的一屋子人。
路上空荡荡,他孤魂野鬼一般,无所事事地到处闲逛,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哪儿,也不知道要做点什么。晃着晃着,他看到一面破旧的墙壁上写着“美好世界”几个醒目大字,再旁边,有一扇极其隐蔽的小门。
美好世界?
操。他的心里一声冷哼。
索性没有别的事情可干,他推开了小门。
进去之后,眼睛慢慢适应了昏暗的光线,发现只是一间普通房子,没什么人,安静的出奇。接着,他发现房间里还有两扇门,一扇浓墨一样的黑色,另一扇朱砂一样的红色。
他想也没想就推开了黑门。一瞬间,爆炸一般的喧闹在他耳边响起,充斥着狂躁的人声和音乐。一个极美的女人走向他,拉着他挤进了几乎密不透风的人群,跟着音乐四处摇摆,激烈地甩动着身体,在跳舞的间歇,很多陌生人拥过来,一杯又一杯的和他喝酒,酒过之后又继续投入忘形的摇摆中。
阿强陶醉在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放里,感受到一种无所拘束的美妙。他咧开嘴狂笑,明白了美好世界的含义。终于跳到没有力气,他睡了过去,神态很安详。
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难以忍受的噪音吵醒,睁开双眼,发现周围的人还在疯狂的跳舞和干杯,似乎宴会才刚刚开始。
能把音乐关小声些吗?你们难道不休息吗!阿强没有耐心的向人群吼道。
没有人理他,所有的人都像陷入一种循环播放的模式,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,歇斯底里。
他艰难地辨别门口的方向,一步一步爬了过去,使劲重新打开了黑门。
周围瞬间安静,身后什么都没有。
阿强冷笑了一声,站起身来,摔上了黑门。
此时,红门就在另一侧,温暖的颜色像是早上出生的太阳。
阿强犹豫了一下,推门进去。
依然很安静,只是偶尔有两声悦耳又轻灵的鸟鸣,他看到一张朴旧的木板床,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慈祥的老妇人,用祥和的眼神望着他。
孩子,累了吧?来屋子里歇一歇吧。
阿强几乎是拖着腿走了过去,倒在屋里的木床上,失去了知觉。
醒来以后,他看到老妇人望着墙上的一张照片出神,照片里是一个帅气的青年。
这是谁?他忍不住问。
他啊,是我的爱人。他走的太早,留下了我一个人,今年我已经快七十岁了,你看看他,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,看着他,我有时都有些难为情。老妇人笑着说,笑里有些伤怀。
阿强心中暗叹,转过头来,才发现这屋子并不大,除了床和椅子之外,就再没有多的空地,也没有多余的东西。
您每天待在这都干些什么?阿强问道。
我?也没什么特别的事,就是看着他的照片,回想我们的往事,跟他说说话,就不觉得寂寞。
每天都这样吗?
对啊,每天都这样,有什么不好吗?
阿强心里产生了一种厌倦,他不想再在这个伤感的小屋子待下去了。
抱歉,我要走了。
你要走?这里不好吗?每天无忧无虑,没有烦恼。
没有烦恼是最大的烦恼,这里不适合我,我真的要走了。
真的决定要离开?老妇人的声音有些衰弱,眼神变得茫然。
嗯。
阿强拉开了门,身后的老妇人和床椅不见了。
他在红门和黑门面前站了一会儿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轻松的笑笑。转过身来,门对面出现了一面镜子,镜子里的他不再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年,而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,但隐约还能看出他当年的面貌。他站在那里愣了不知多久,然后沉稳地拉开第一道门。
屋外的阳光照耀在阿强的身上,他深深地吸进一口气,大步向前走去。他的身后,两个大约十七岁的少年被“美好世界”吸引,正转向那道小门。

…张三故事

我们结婚吧。女孩说。
结婚?车呢,房呢?我现在什么都没有,怎么和你结婚?男孩说。
你知道我不要这些的。
你不要?你不要代表你家里也不要吗?
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,我愿意和你在一起,一起携手建立我们的小家庭,慢慢就会好的。
但我不能,我要风风光光地娶你,我希望我们能够被其他人祝福羡慕。
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眼光?我们只要幸福就够了。她感到不解。
别说了,你不懂。男孩走了。
女孩后来给他打过几个电话,他都说在忙。有一次她生了一场大病,想见见他,他却急于和客户签一个合同,根本没听完就挂了,她甚至没来得及告诉他她病了。
渐渐地,她不再主动打电话给他,他也沉浸在自己的事业中。
突然有一天,她接到了他的电话,说是有分惊喜要给她。她来了,看着他站在一辆昂贵的豪车面前,笑盈盈地看着她。
我们结婚吧。男孩说。
结婚?
对啊,我现在有车了,房子也不是问题,一切准备就绪。
对不起,我不能和你结婚。
为什么?
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你,我想要的你也给不了我。她说。
别闹了。他有点气急败坏。
抱歉,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。当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一直在忙。当我生病的时候,你甚至毫无察觉。这些年,我们见面不超过五次。其实你也知道,我们并不合适。
我拼劲全力每天熬夜加班是为了谁你知道吗?我在外陪客户喝酒到深夜是为了谁你知道吗?我呕心沥血买车买房是为了谁你知道吗?你现在竟然跟我说要分开?你对得起我吗?哈哈哈哈哈…男孩的情绪接近癫狂。
你知道我不要这些的。抱歉,你已经不再是我心中的爱人。女孩冷静地说。
怎么会这样……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逼。
男孩坐在自己的豪车前,深深埋下了头。

…张三故事

那一年竹林修行,悟得天地循环周转之理,一套太极拳行如流水,巍若高山。师傅点头颔首,说我大器已成,当日就可以下山,见见大千世界。
下得山来,时刻铭记师傅教诲,做事不显山露水,说话只低眉顺眼。然而身上道袍与众人相异,路人皆对我指指点点,其中还有人口中叫着什么二货之类,伸出了手指中最长的一根对着我摇摇晃晃。
虽然方言习俗不同,不解二货和手指为何意,但也知对方气焰嚣张正在无端挑衅。毕竟年少气盛,忍不住上前理论,却被对方一记耳光抽的晕乎转向。盛怒之下,我运起护体神功,施展毕生所学,头顶热气腾腾,太极光环隐隐若现。敌人眼中显露出惊恐,颤巍巍地靠近我来,忽然一脚将我踢飞,进而纠缠扭打撕碎了我的道袍。
他们走后,我灰头土脸地站起来,摸出师傅临别前赠的盘缠,走进一个叫真维斯的地方,购置一套蓝色紧身衣裤,决心东山再起,重振声威。
正值天色暗淡,闪入一片树林,提手分腿,正在下蹲运气的关键时刻,只听库擦一声,裆部似乎裂开了一扇窗口。
好一个大千世界。

…张三故事

村里的男人每每谈起女人,嘴角总是露出轻佻不屑的微笑,以为她们只知道爱臭美瞎打扮,整天家长里短,成不了事。
我不甘心白白承受这样的偏见讥笑,不信有什么事只有男人才能干。在一天傍晚,我带着渔网独自划船入湖。月亮被云雾遮盖,我一次又一次撒网,心中充满期待。然而收网时一次又一次的毫无所获,让我慢慢心力衰竭。最后一次,我不抱任何希望地抛网入湖,忽然之间,竟像有神明相助,意外装了满满一大群鱼,份量约莫有几十斤,险些拉我下水。我积攒起身上所有的力气,拼命拖拽,发出爆裂的嘶吼,感到生死同时交叠在身上。
终于把鱼拉上了岸,我虚脱耗尽地靠在渔网上。一轮弯月冲开云层,照耀着恢复平静的湖面,鱼群和我都再无牵挂,沉沉睡去。

…张三故事

从奇葩说臭不要脸是不是坏事这个辩题联想到一个现象:为什么女人偏爱“坏”男人?
这里说的是爱,不是讲作为终身择偶的标准,而是指人的倾向和惯性。想来,坏男人身上总有一种野性,一股痞气,他们不盲从循规蹈矩,不在意世俗眼光,按照天性本能行事,活个爽快。这种特质预示着他的未来将会充满变数,上高山下低谷,经历大起大落。不像好好先生一眼就能望完他的剩余人生。
人除了想要一个安定平稳的环境,也希望能得到一种原始的刺激和活力,来对抗长期平淡又容易衰老的岁月。就像宁愿买一只虽然有风险但也有起伏的活股,也不愿买一只平稳到几年近似地平线的史股。
写完这段话,同时作为男人和股民的我,却觉得上述想法几近幼稚,虽然生活中有不少印证的案例。

…王二影铺

天空当被,板车作床
行人匆匆,热风热浪
满街喧闹鼎沸,我自打鼾梦游
纵无一身肌肉,排骨几根硬朗

…王二影铺

昨天看奇葩说关于要不要和蠢人交朋友的辩论,记得高晓松说了两个有趣的观点,一是朋友相交贵在缘分,跟智商高低无关。二是固定的朋友圈子就像一个趋向稳定的星系,什么人都有,互补各异。
嘿,兄弟,我们好久不见你在哪里!
嘿,朋友,如果真的是你,请打招呼!…
就这样而已。

…王二影铺

有那么一个月的时间,每天晚饭就是去菜市场买一根山药,洗干净蒸着吃,以此锻炼厨艺。朋友们吓尿了,问我以后找到女朋友怎么办?我说那就多蒸一根山药啰…众人纷纷表示脑洞大开。
调侃归调侃,将来能找到一个每晚散步聊天的伴侣,也不错。

…王二影铺

坐了五个小时飞机终于到了东北,取完行李刚走出大厅,猛然看见数以千计的人群用充满期待和热情的眼神望着我,其中不乏衣着鲜艳花色各异的软妹子。正当我蒙圈接近崩溃且内心暖流奔涌时,耳边炸开如雷般的喊声:我爱辽篮,宇宙必胜…
伴以节奏明快的鼓点,让人想起那些远古的年代。担心随着人群在偶像出来后集体飙泪,我默默地从旁边走了,同时感到无数鄙夷的目光从身上扫过。

…王二影铺

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
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
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
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
/许巍,欠你一张演唱会的门票。

…王二影铺